第六章 阴阳眼

鬼姐姐鬼故事 www.gguishi.com

自梳女
第六章 阴阳眼作者:冉小狐°更新时间:2018-03-22 00:04:00字数:3163

陶姑和左墓明明就站到棺材后面,却一点存在感都没有,我跪在棺材前面,攥着棺材草紧盯着灵堂入口,心里很是紧张。

陶姑和左墓之前并没有跟我多讲与当晚有关的事情,我只知道,当天晚上是李大爷魂魄离骨的头七回魂夜,我们只能让鬼差带走李大爷魂魄。

我在陶姑把棺材草递给我之前,还不知道当天晚上我的任务是什么。

我更不知道,李大爷的头七回魂夜,会是我命运的分割线。

陶姑和左墓站到棺材后面没多久,就有鬼魂贪婪目光盯着棺材进入灵堂。

那鬼魂本来是踮着脚尖悬空而来的,他进入灵堂后,再行走间跟正常人走路一样。

随着那鬼魂进入灵堂,香灰上出现了那鬼魂的脚印,虽然香灰上的脚印并不是如陶姑所讲是凭空出现的,我还是立刻朝火盆里扔出了一根棺材草。

鬼魂的关注力瞬间转移到火盆上,并停下了脚步。

棺材草落入火盆后立刻被炭火燃尽,而那鬼魂手里则是凭空出现了一根棺材草。

鬼魂拿着棺材草,欢天喜地离开灵堂。

我长舒一口气瞟向棺材后面,在看到陶姑冲我微微点头后,我放下心来知道自己之前并没做错。

后来我知道,陶姑之所以会在灵堂地面上撒下香灰,并在提到脚印时候用上凭空出现四个字,是因为陶姑当时还不知道我有阴阳眼。

陶姑当时只知道我曾在我爹头七晚上看到过我爹的鬼魂,而一般人都能轻易在家人头七晚上看到家人的鬼魂。

我之前因为春喜肚子变大,而向陶姑讲述我所知道的有关陈春喜的一切时候,没有提到我还在我爹坟上看到过我爹的鬼魂。

左墓向陶姑提及春喜的鬼魂曾过去道观时候,也没提到我能看到春喜的鬼魂。

瞟一眼陶姑确认了自己并没有做错后,我也就收回视线继续紧盯着灵堂入口。

很快就又有鬼魂过来灵堂,那鬼魂在我朝火盆里扔出一根棺材草后,攥着他手中凭空出现的棺材草却没有离开,而是盯着火盆继续朝着棺材方向走。

我连忙再朝火盆里扔出一根棺材草,那鬼魂才终于离开。

随着时间继续,陆续又有鬼魂来到灵堂,不过都被我用或多或少的棺材草给打发走了。

当我手中的棺材草只剩下一半时候,我开始心里忐忑不安棺材草扔完后,我该怎样才能打发掉再来的鬼魂。

我抽空再瞟一眼站在棺材后面的陶姑,陶姑老神在在。

我刚收回望向陶姑的视线,我就看到,有两个全身裹在黑袍里手里拿着锁链的鬼魂,出现在了灵堂入口处。

随着那两个鬼魂出现,有狂风冲入灵堂把灵堂地面上的香灰卷向棺材处。

那两个鬼魂一起踏入灵堂,直朝着棺材而去。

我连忙朝火盆里扔出棺材草,那两个鬼魂却瞟都没瞟火盆一眼,陶姑和左墓依然静静站在棺材后面。

我不禁傻眼,只能攥着剩下的棺材草求助目光望向陶姑和左墓。

就在两个鬼魂走到棺材前面,其中一个鬼魂准备朝着棺材甩出手中锁链时候,陶姑冲着两个鬼魂掷出两张黄符。

两张黄符眨眼间就黏在了鬼魂的脑门上,两个鬼魂被定在原地。

陶姑朝着两个鬼魂招手间,两个鬼魂飘荡到棺材后面后静止不动。

我刚松了一口气,就又看到两个全身裹在黑袍里手里拿着锁链的鬼魂,出现在了灵堂入口处。

又来?!看到灵堂入口的情况,我跪坐在原地静等陶姑再贴了这两个鬼魂。

这一次,不等两个鬼魂靠近棺材,左墓已经从棺材后面闪身出来。

两个鬼魂对视一眼立刻顿住了脚步忐忑了表情,其中一个鬼魂恭敬语气对左墓说,他们是按规矩前来带走李大爷的鬼魂的。

左墓冷着脸点点头,走到我身边拿过我手中剩下的棺材草都扔到火盆里面。

随着棺材草在火盆里燃烧掉,两个鬼魂手中出现棺材草。两个鬼魂面露喜色,连声对左墓说谢谢。

左墓朝着两个鬼魂摆摆手,两个鬼魂拎着锁链走到棺材前面,其中一个鬼魂朝着棺材甩出锁链,李大爷的鬼魂瞬间出现在锁链中。

两个鬼魂跟左墓告辞后,用锁链拖着李大爷的鬼魂悬空着离开。

我望着左墓瞠目结舌,我早已经认定左墓懂得多本事大,但我没明白为什么连鬼差都会对他很是恭敬。

左墓揉揉我的头顶冲我咧嘴笑了一下,就转身走向还待在棺材后面的陶姑那边。

陶姑正在问那两个被贴了黄符的鬼魂,他们是受何人指使过来灵堂的,他们来灵堂是想把李大爷的鬼魂带去哪里。

我从地上站起来拍拍沾到身上的土和香灰,也就准备过去陶姑那边,春喜的鬼魂这个时候却出现了。

春喜站在灵堂外面,满眼哀伤望着我。

我快步走到春喜面前,春喜告诉我,她之前被拘了魂魄今天晚上才逃出来所以一直没能再去道观找我。

就在刚才,她感应到了自己尸体的位置。

春喜讲到这里,陶姑和左墓也都从灵堂里出来了。

春喜求陶姑帮帮她,说她虽然已经死了但还是希望自己的尸体能入土为安。

不等陶姑回答,春喜就朝着大门口方向飘荡而去。

我连忙跟上春喜,陶姑扬声跟李大爷家人打声招呼后,和左墓也紧跟着追上来。

春喜带着我们直奔后山而去,她难掩焦急飘行的很快,我和陶姑还有左墓跟的很是吃力。

当我和陶姑还有左墓追到后山坟堆处后,却是不见了春喜的踪影。

左墓面色凝重说声糟糕转身就往后跑,陶姑立刻点燃三炷香举到齐眉位置,再开始吟唱晦涩咒语。

我杵在原地,望着左墓的背影,没明白他和陶姑到底都在紧张什么。

我觉得,应该是春喜太过心急走的太快导致我们跟丢了春喜,春喜很快就会回来,春喜没理由欺骗我们。

我清晰记得左墓说过五墓术中缺一不可什么,就算是春喜故意把我们从李大爷尸体边引开,但李大爷的鬼魂已经被鬼差带走。

没了李大爷的鬼魂,就算是李大爷家里人任由暗处的人带走李大爷的尸体,那五墓术也已经凑不齐它缺一不可的条件。

随着陶姑的吟唱声起,我看到,有鬼魂从后山的坟墓里相继钻出来后立在坟头上,还有繁多鬼魂从远处飘荡而来。

所有现身的鬼魂,都呆滞着目光,都没太靠近我和陶姑。

看到那么多鬼魂现身,我心中瑟缩不已,后悔自己之前没跟着左墓一起离开后山。

当陶姑停止吟唱,立在坟头的鬼魂立刻钻入坟墓之中,从远处飘荡而来的鬼魂则是瞬间遁入黑暗。

陶姑紧皱着额心说她招不来春喜的鬼魂,带我赶回李大爷家。

陶姑的话算是确认了春喜真的欺骗了我们,这让我心里很不是滋味,我提醒陶姑,李大爷的鬼魂已经被鬼差带走,陶姑说,事实证明,并不是所有鬼差都奉公守法。

一路上,我和陶姑不时的与鬼魂擦肩而过,那些鬼魂惊悚着我的神经,让我再次后悔自己没和左墓待在一起。

有左墓在,我除了看到过特意来找我的春喜的鬼魂,以及前往灵堂的鬼魂,根本不会再看到其它虚体鬼魂。

当我和陶姑再次回到李大爷家,李大爷家大门敞开着,李大爷家人都昏倒在灵堂里,灵堂里已经不见了李大爷的尸体,以及那两个被陶姑贴符的鬼魂。

我和陶姑快速找遍了李大爷家的里里外外,都没有找到左墓。

我顿时紧张起来,拉着陶姑就往村长家跑,在路上不等陶姑问我什么,我主动对陶姑说,左墓和我都怀疑村长就是暗处的人。

陶姑沉默着跟我一起去往村长家,当村长家近在眼前时候,陶姑加速朝着村长家那高高的院墙冲去,再蹬蹬蹬踩着院墙就到了院墙上面,跳入村长家院子后替我打开院门。

陶姑在我面前露的那一手让我讶然不已,当我进入村长家大门时候,陶姑又已经从村长家堂屋出来了,对我说村长不在,他家人都处于昏迷状态。

听到陶姑的话我差点哭了,我担心左墓出现什么状况,左墓再懂得多再本事大他也只比我大两岁而已。

陶姑陶姑审视目光望着我,问我,我是否双眼能轻易看到鬼魂。

在我点头之后,陶姑迟疑下,左手平伸掌心朝上托着右手手腕,右手食指和中指并拢竖直朝天,右手其余手指弯曲指向手心,念道,圣女在上,遥祭无光,招引亡魂,令指如山。

陶姑的话音刚落,有自梳女打扮的五个鬼魂突兀出现在陶姑面前。

陶姑向她们描述下左墓的外形,让她们速度去找到左墓。

那五个鬼魂闪离村长家院子后,陶姑再问我,我是否也看到了刚才她招来的鬼魂。

我如实点头说是,陶姑眼底带起我看不懂的情绪,再猛的背过身去。

我问陶姑怎么了,陶姑背对着我说没事,再说那几个自梳女鬼魂善于寻觅,短时间内在特定范围内有过行动痕迹的任何。

陶姑的话让我心中升腾起希望,我没明白陶姑怎么不早早找来那几名自梳女鬼魂,热切盼望着那几个自梳女鬼魂能快点回返。

再过上几分钟,五名自梳女鬼魂回返,带我和陶姑径直去往村里的枯井,说左墓从跳入井口后就再没有出来。

作者:冉小狐°

第五章 守灵<< 上一章鬼姐姐鬼故事下一章 >>第七章 冒牌货

暂无相关评论,就等你了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