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章 少年林枫

鬼姐姐鬼故事 www.gguishi.com

绝世妖帝
第一章 少年林枫作者:暗魔师更新时间:2017-07-26 10:03:00字数:4553

中土大陆,富裕昌盛,人杰地灵。

自妖魔横行之后,人族知道修行的重要,三皇五帝之后,各类修炼之术百花齐放,百家齐鸣。

其中虽大多都为正道,却亦有不轨之辈,只为修为,不顾伦理,导致走火入魔,行凶作恶,是为魔道,人人得尔诛之,天理不容。

大永皇朝,执上古正道,统御人间,守护一方。

大永皇朝,大罗州,留仙城。

在留仙城外的无尽群山中,有一座巍峨耸立的大山,此山名为祁山,其俊秀奇美,怪石嶙峋,偶有虎啸龙吟,人杰地灵。

在祁山脚下,有一小庄子,名为武庄。

武庄自开朝建立而来,便已存在,不知已有多少年历史,其民风淳朴。

武庄人口不多,约有上千户,武庄人善于打猎,因其环绕祁山,故而名气彪悍,无论男女老幼,都精通猎术,飞禽走兽,蠃麟羽昆,都对其无伤。

东方泛起了鱼肚白,迎来了清晨第一缕曙光,此时,天色刚蒙蒙亮,早晨的雾气还没散去,武庄外的空地上,一群武庄子弟,就开始了早上的习武、晨练。

这是一群十到十五六岁的孩童,大约数十人,彼此分散站在空地之上。

“清晨,朝阳升起,万物复苏,是一天最为生机勃勃的时候,亦是人体最有活力的时刻,此刻,是吸收天地之精华,提高我们身体潜力的最好时候,你们需要勤加练习,感悟天地,不断积累,以求增强体力,才能在山林之中,与猛虎搏斗,与狼豹厮杀?!?/p>

一个教头模样的魁梧大汉站在练武场的中间冷漠说道。

这是武庄的一位高手,“开碑手”林涛!威名赫赫,是教授武庄少年的教头。

林涛年轻的时候,是大永皇朝的一名百夫长,威猛无比,后来在战斗之中,身负暗伤,无奈退役,回到武庄之后,教导武庄的弟子修行。

“喝!”

“哈!”

“砰!”

应和教头话的,是诸多少年的呼喝声、出拳声,拳风呼啸,空气震荡。

“记住,集中注意力,全神贯注,心无外物,全力出手,打破体能极限?!闭饷掏纷咴谏倌耆褐?,声音洪亮:“只有真正的男子汉,才能做到这一点?!?/p>

少年们,一个个屏气凝神,鼓着小脸,眼神都严肃的很。

武庄的少年,最崇拜的就是实力强大的男人,谁不刻苦修炼,谁就会被人瞧不起,这些少年们一个都憋着气,要成为武庄最强大的男人,成为最强的猎人。

当然,如果能像教官一样,走出山林,成为大永皇朝的一名战士,那就更加风光了。

“开碑手”林涛走在人群之中,眼神冷漠的看着这些孩子,心中却是叹道:武庄的孩子还是太弱了,这里靠近山林,与世隔绝,很多资源无法与外界相比,这些孩子以后当个猎人,倒还不错,但若想走出武庄,却还差了不少。

果然过了一会,大多数孩子便都东倒西歪了,看到教官走过自己之后,一个个急忙身体放松下来,趁机休息。

林涛摇摇头,他也没有多说什么,拿皇朝军队那一套约束这些孩子,实在是太牵强了。

“好了,如果你们坚持不了,就休息一会吧?!?/p>

林涛看着这些少年龇牙咧嘴的样子,开口说道。

呼,呼!

不少少年喘着粗气瘫坐下来,瞬间就倒了一地。

人群中只有一个少年面无表情,坚持站着马步,双手不断挥拳,虎虎生风。

“陆少羽他还是这么刻苦,是个好苗子?!?/p>

林涛看着少年露出赞赏之色,陆少羽是武庄所有孩子中最能吃苦,最坚持的一个。

此刻他抿着嘴唇,眼神坚定的看着前方,浑身汗流浃背,但却站的纹丝不动,有一种其他少年没有的倔强和坚持。

能在这样的环境下,继续坚持下去,这资质可见一斑,可惜,武庄太过偏僻,若是他出生在一些名门大家,未来必定极有前途。

“陆少羽太厉害了?!?/p>

“是啊?!?/p>

一群少年议论纷纷。

距离训练的空地大约两三百米的山间小路上,一个少年挑着两桶水从密林中走了出来,喘着粗气,明媚的阳光照在他的身上,让人感觉到一丝羸弱。

他只有十四五岁的样子,穿着一件褂衫,上面有着几个补丁,身形比起同龄的少年要瘦弱了许多,不过他一双眼睛极其明亮,而且有着一丝不属于他这个年龄的倔强。

少年名叫林枫,是一个孤儿,是十五年前武庄的一个叫老林的老人在山里捡到的他。

那一年,祁山的枫叶特别的红,所以名字起做林枫。

十多年来,林枫一直和老人相依为命,日子还算凑合。

三年前,老人病故了,林枫又成了孤儿,好在林枫已经十来岁,靠给武庄挑水砍柴,换取一些粮食为生。

几名少年看到不远处走过的林枫,露出嘲讽的神情。

“哈哈,看,是那个孤儿?!?/p>

“没人要的傻小子?!?/p>

“嘿嘿,他爷爷走了,每天都要挑水砍柴,身上整天都脏兮兮的?!?/p>

一群少年哄笑起来,极尽嘲讽之色,有几个顽皮的不知从那里捡了两块小石子,用力的扔向林枫。

扑嗵扑嗵。

小石子砸在水桶上,发出梆响,一颗石子恰好掉在林枫脚上,他踉跄一下,水桶里的水洒落了一些石板地面上。

“哈哈,水泼了,水泼了?!?/p>

少年们又是一阵哄笑。

林枫小脸涨的红红的,小腿用力,竭力稳住身形,不让水泼掉,拳头握得紧紧的,将心里的愤怒硬生生地忍了下来。

如果是以前的他,肯定会冲上去和他们打一架,但此刻他却自嘲地一笑:他们说的没错,自己就是个孤儿,一个没人要的孩子。

教官林涛看到这里的场景,眉头一皱,正准备上来呵斥这些少年。

“你们这些家伙在干什么?!?/p>

就听一声大喝声响起,陆少羽怒气腾腾的冲了过来,吓得那些少年们一哄而散。

陆少羽来到林枫身边,关心道:“林枫,你没事吧?”

“我没事?!绷址阈α诵?。

以前爷爷在的时候,他和陆少羽经常一起到山里玩,是最好的朋友,不过现在林枫要干活,陆少羽每天也都要锻炼,他们之间的接触少了许多,但彼此还是很好的朋友。

“我来帮你吧?!甭缴儆鹱呱侠刺媪址憧钙鹚?。

“不用?!绷址慵泵Π谑?,但陆少羽已经抢了过去。

“好沉?!甭缴儆鸺缤肺⑽⒁怀?,不由诧异的看了眼林枫,没想到林枫挑的水这么重,从武庄到山涧下的溪流有二里地,林枫每天要挑十几桶水,他都是怎么过来的?

“你休息一下?!?/p>

陆少羽说着已经扛着水向前走去,林枫只能跟在他的后面。

“大家都是武庄的弟子,彼此之间要相互关爱,都学学陆少羽,给我继续锻炼?!苯坦倭痔巫呱锨袄春浅獾?。

一群少年见教官生气,吓得不敢说话,急忙乖乖的锻炼起来。

“少羽,你去锻炼吧?!?/p>

看到少羽将水倒入水缸中,林枫抢过水桶,急忙说道。

陆少羽点点头道:“那我先过去了?!?/p>

走之前,他不可思议的看了眼林枫,这两桶水,如此之沉,林枫这两年是怎么一直坚持下来的。

上午挑过了水,下午就是进山砍柴了。

简单吃过午饭之后,林枫从简陋的屋子中拿着柴刀上了后山。

六月的天,说变就变。

刚才还晴空万里,到了下午的时候,黑压压云层如浪涛一般,席卷过天地,如泼墨一般的天空,瞬间阴沉起来。

风雨欲来,天地暗沉,远处的祁山,此刻就如魔鬼一般,在乌云下张牙舞爪。

轰??!

雷声轰鸣,惊得四下里万籁寂静,只有呼啸的劲风狂卷而过,发出尖利的啸声。

武庄中,各家之人急忙出来收拾东西,玩耍的孩童也都纷纷回到了自己家中。

噼里啪啦!

不多时,天空下起了豆大的雨点,雨点激打在地上,扬起尘土的味道,眨眼便又泥泞一片,带起片片水花,而后化作溪流,流入石壁裂缝之中。

蹬蹬蹬!

山林中,少年背着大半个人高的柴,急急忙忙跑来,正是上山砍柴的林枫。

他刚才在山上砍柴完毕,在草垛中躺着睡了一觉,等被雷声惊醒的时候,已经来不及了。

哗啦啦!

山林间,雨愈发的急了,在劲风的吹拂下打在身上,隐隐的有些疼痛,很快就将林枫单薄的褂子给淋得一片湿漉漉。

“得赶紧回去,不然着凉了就不好了?!?/p>

林枫心中微微焦急,记得有一次他被淋了雨,病了三天,难受的不得了。

“早知道就不应该睡懒觉?!绷址惚г沟叵氲?。

后山距离武庄还是有些距离的,要是按照原路回去,非被淋着凉了不可,只有抄近路了。

前方一片黑黝黝的林子出现在林枫眼前,这里是武庄的禁地,据说曾经闹过鬼,就算武庄的大人们都不敢进来,孩子们就更不用说了,若是以前,林枫是绝对不会从这边走的,但是今天实在是没有办法了。

咬着牙,林枫走入林子中,刚一进来,林枫就感到浑身一冷,六月的天已经十分炎热了,就算是雨点打在身上也最多有些凉凉的感觉,但这片林子却诡异的很,居然有种冰凉的感觉,好像自己瞬间被什么鬼怪附体了一般。

“难道真的有鬼?”

少年心里咯噔一下,感觉那黑黝黝的林子里,鬼影绰绰,仿佛是有一双双眼睛盯住了他,浑身发毛。

他心中想象出一些披头散发,吊着舌头,张牙舞爪鬼怪,在山林深处盯着他,就像看到了美味的食物。

“不怕,不怕,这世上肯定没有鬼,鬼都是大人骗小孩的?!?/p>

林枫咬咬牙,给自己打气道,可是脚步却忍不住走得更快了,心里慌得很。

突然间,好像有人在他的脚上拽了他一把。

“哎呦!”

少年惊呼一声,摔了个重重的狗啃屎,浑身烂泥,手臂在石壁上一碰,皮都擦破了,疼的厉害,背后的柴火也掉落一地,散落开来。

“鬼抓人了?!?/p>

林枫浑身寒毛都竖起来了,吓得急忙转身,看到自己脚下的东西后,这才忍不住呼了一口气。

哪里是鬼抓人,原来是一根老树根,横在了这边,将他绊了一脚,就好像被鬼拽住了一样。

“吓死我了,敢吓你林枫爷爷,我踩死你,踩死你?!?/p>

林枫壮了壮胆子,狠狠的踹了几脚那老树根,但终究是少年气弱,很快又害怕起来,急忙将柴火收拢,重新背上,快速离开了这里。

直到离开了整片林子,那种阴冷的感觉才散去,林枫心中松了一口气,看着后方阴影绰绰的林子,浑身湿哒哒的,说不出来是汗还是雨水。

他回到家里,先将柴火放下,这些柴火已经淋湿了,他脱下最外面的褂子,拧干褂子上的水,而后穿着一件单衣,开始烤火。

“咚咚咚!”

这时门外突然传来一阵敲门声。

“林枫,你回来了嘛?”

一个清脆动听的声音响起,旋即吱呀一声,没拴的门一下打开了。

一个少女走了进来,看到林枫穿着单衣,小脸微微一红。

“雨菲你有事吗?”林枫急忙将湿褂子重新穿在了身上,神色尴尬。

少女名叫陈雨菲,就住在他家隔壁,爷爷还在的时候,两家经常往来。

少女撑着一把油伞,将一碗面端了进来,“这是我妈给你做的,看你那么晚没回来,应该还没吃过晚饭吧?!?/p>

闻到香气,林枫肚子不争气地叫了起来。

“谢谢梅婶?!绷址懔澄⑽⒁缓欤骸肮嵛页酝昃桶淹胨突厝??!?/p>

爷爷不在了,武庄里就梅婶家对自己一直很好。

“不用,你明天再送吧?!?/p>

等少女离开,林枫急忙端起碗,呼呼的吃起来,很快就把碗里的面吃的一干二净,最后连碗边上的汤汁都舔得一干二净,他的确是饿了。

在这面里,他还吃到了一块肉。

林枫心中微微感动,武庄虽然以打猎为生,但像肉食这样的东西是很少吃的,猎来的食物都要送到镇子里去换一些必需品。

一碗热面下肚,林枫感觉身体暖了几分,利索地收拾起了东西。

一个时辰后,所有东西忙完,少年又累得够呛,什么都不想,直接躺在了角落的硬板床上。

若是爷爷在的时候,都会给自己讲故事的,讲那些神仙和妖魔大战的故事,这是林枫最喜欢听的。

这个世界真的有神仙么?

林枫眨巴眨巴眼睛,在黑夜中闪亮闪亮的,仿佛两颗黑珍珠一般,流露出一种憧憬,一种渴望。

飞天遁地,无所不能,这对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来说,实在是太神秘,太令人向往了。

想着想着,少年一摸胸口,突然一惊,整个人腾的就坐了起来。

“挂坠呢,挂坠怎么不见了?”

他慌乱地摸着胸口,他胸口一直有一块挂坠,听说是爷爷从山上将他捡回来的时候,就挂在他脖子上的,是他父母唯一留给他的东西,挂坠怎么不见了?

少年心中慌了起来,额头渗出了密密的汗珠,心里一阵阵发慌。

“一定是刚才摔跤的时候弄掉了?!?/p>

少年突然想到自己在鬼哭林时候摔了一跤,挂坠肯定是在那个时候弄掉了。

想到这里,少年立刻穿上衣服,打开门,就要出去。

此时,雨小了许多,山里面黑黝黝的,伸手不见五指,偶尔传来阵阵豺狼的吼叫之声。

林枫停下了脚步。

漆黑的夜对于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来说,更多的充满的是恐惧。

作者:暗魔师

楔子<< 上一章鬼姐姐鬼故事下一章 >>第二章 神秘冰棺

暂无相关评论,就等你了~